首页 >> 大程文苑 >>默认分类 >> 微视河南扶沟:中秋寄思
详细内容

微视河南扶沟:中秋寄思

时间:2021-09-21     作者:周淑娜【转载】   来自:扶沟文学

e5dc8bd4170c6eb28657e3624bfd438.jpg

推开窗,邻家幽幽的桂花香味,便迎面飘来,时值深秋,正是桂花浓,天渐凉了,中秋到了,思念重了。


中秋是成人思念中的天真无邪。

在人的一生中人,似乎都有这种特性,童稚年代之所闻,是记忆中很难抹去的。岁月的年轮转了一圈又一圈,它却如心灵之密友,一路走着,诉说着散发着时光馨香的陈年往事,如影随形,伴其一生。

近段,脑海里,梦境里,时常闪现着多年前的一幅画面:那是一个风雨雷作之后的夏季之晨,村前是片浓郁的小树林,记得那时还是有榆树的,大多的是碗口粗细的槐树,那些干枯、柔细的树枝被一夜的狂风折断,交织纵横的躺在林子的地上,雨后噗噗愣愣的知了,夹着吱吱的蝉鸣,映衬着满地的落叶,伴随着孩子们欢快的脚步,增添了夏日雨后的清新、微凉、与情趣。

穿着各色衣服的小儿们,脚蹬胶鞋、光丫凉鞋,在零星余雨中手脚麻利的捡着树枝,时而为一只断了翅膀的知了而飞扑拥抢、时而朝一个个被雨水淋出洞口的爬叉窝而欣喜若狂……风雨后的树林,是一片清新,是一片微凉,是一折拂去夏日炎热的降温伞,更是孩子们拾柴捉虫的欢乐之园啊!

这样美好的雨中雨后,多年不敢去回忆,岁月的雨、时光的雨、涤去了我们一去不返的快乐年月,犹如镌刻在脑海里的影像,始终挥之不去。时间依是白驹过隙,童年已一去不复,年少的热情和乐趣,在漫漫的岁月中燃尽,风一吹,满地尘灰,回忆如海,千寻不见。年龄大了,乐趣少了,多想有一个雨中雨后一起寻蝉的人,然,世界偌大,行人匆匆,却终是孤寂。

中秋是成人思念中的叶落归根。

记忆中的中秋,是晚上大盘月娘明亮的悬在洒满星星的夜空,周围静谧处偶有闹夜的秋虫唧唧切切的叫着秋天;厨房里,油灯下,挽着小低发髻的白发祖母,站在灶台前弯腰熟练的往大口铁锅里贴着锅饼;灶台下,爱喝酒、爱咳嗽的祖父,脸被熊熊灶火映的通红,咳咳着又不停的往灶膛里填着干嘣嘣的柴伙,旁边是静静等待着余火温煮、盛满散酿白酒的老瓷壶;肥墩墩的大狸猫在屋里灯光下,窜来窜去,喵喵的叫个不停……

院子里,在父亲用大片油纸为“点滴毛檐雨,长宵不肯晴”的时节而搭建的简易棚帐下,父母亲剥着成堆的苞米,多金黄,盛开的棉花,多雪白,我们姐弟像织布的梭子,嬉戏闹弄穿梭着我们快乐无虑的的童年······棚帐多敞亮,棚下多温馨,棚外笑哈哈,棚内喜洽洽。

吃月饼就到了晚饭以后了,当家的祖父如显珍宝般的、缓缓拿出白天从集市上买来为数不多、大大圆圆、如菜盘子大小的月饼,刀切几棱,放在装有从自家摘种的石榴、柿子、煮花生的竹筐里,在这美好的中秋之夜、在这月光如缎的四季之秋,铺盖着我们三代同堂的花团锦簇、欢声笑语;皎洁着一家老小席地而坐、而欢、而睦的不朽年月。

荏苒的时光不知不觉带走了我善良、敦厚、慈祥的老祖父、老祖母、也带走了我们重要一部分的快乐与幸福。祖父于97年因肺病逝于家乡崔桥镇;祖母同在九年后寿终正寝于家乡老屋里。        

中秋是成人思念中的哀哀父母。

祖母去世后不久,母亲身体就大不如前了,泪水盈盈中,常凝望病床上的母亲,虚弱蜷曲了她本高大的体材,岁月鬓白了她原油亮的乌发,岁月的沧桑,儿女的的操劳,艰辛与病痛把一道道深皱刻满了她曾饱润的脸.······是啊,吊瓶下的母亲老了,弱了,老到无力再如风的小跑劳作,弱到再无力从榻上下地行走,这枝傲霜之梅,唤作 “玉梅”的美丽母亲终于日渐的在她好强上进的人生路上,慢慢的落下帷幕。

幼时的母亲,高大且轻盈,行走如风。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月里,她多子多女,饱受生活之艰辛,生育之苦楚。 常常忆起,我们姐弟四人缠绕着工作一天的的母亲,身上趴着,胳膊枕着,听着她永讲不完的的故事进入梦乡,曾几何时,看着摇着纺车的母亲在昏黄的油灯下给年幼的我们唱着听不懂的豫剧戏····  那个还是大广场放电影的年代,由于幼儿们的拖带,她几乎没看过一场电影,酷爱豫剧的她,在一个春节唱台戏的早上,给我和妹妹擦脂抹粉,辫上插着漂亮的塑料花,用车拉着还在襁褓中的弟弟去看戏,看那台上黑脸包公,青衣香莲,看那白脸曹操,红脸关公·····母亲精通戏文,每每戏角出场,她都能讲出戏生们要唱什么,耍什么,在那熙熙攘攘的大戏台下,总会有我们慈母幼子翠铃般的笑声;母亲勇敢,不怯世事,等戏散了,她会安置好年龄稍长的我和妹妹,一手抱一个刚会走路的孪生弟弟到戏团的前台来,好生说通化妆师傅,给弟弟们画花脸,等抱回来,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看两不识,我和妹妹也看着花脸弟弟黑黑红红傻笑不已。若干年后,才知道,弟弟们的花脸乃是三国猛将:马超与马岱,好聪慧的母亲!

我们一个个入学了,常常记得,雷雨天气,雨雾里的母亲拿伞带披,站在教室门前往屋里张望,我们谁谁得奖了,母亲拿着奖品,看了再看,喜不自胜,然后给我们一张张贴到墙上,我是第一个从我们这里走出的重点初中的学生,那一年,母亲 精神矍铄的步行到数里的镇上,为我精心挑选铺盖行装、茶缸碗筷,送我走进全村人都羡慕不已的中学校门。我走之后,弟妹们仍在母亲悉心照料之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读书成长。现在常常想起,那样贫困的年月,一个农村家庭,单单靠着那贫瘠的几亩天地,怎样养大了儿女?怎么供读的学生?那是母亲数不清道不明的心血和汗水啊!若干年后,我上班不久,我那双胞胎弟弟如愿双双进入了大学的校门。几年的学业,母亲仍夜以继日的操劳,一个农村家庭同时供养两个在校大学生,是何等的艰难!在那样清贫疾苦的岁月里,母亲没有在儿女面前喊过苦叫过累,耕种着那份养活我们姐弟四人的田地,经营着承载我们贫苦而温馨的家庭小巢。 如期以后,儿女们的程运日渐地好起来,我们不再也不能在从母亲一生辛勤劳苦的身上汲取什么了,相反都不同程度上能孝敬她了,而我可怜的母亲却因心脏不适,又不愿拖连儿女,久积成患,彻底倒下,起不来了……母亲于2018年逝世于郑州,享年66岁。原本的初衷在母亲离世之前,以大篇的文字,记录我们姐弟四人的成长,与母亲生活相处的点滴旧事,到如今,怎奈我亲爱的母亲已故去,百般哀思,万般惆怅,大悲无泪,大爱已无言!想念我的母亲!

时间的滚滚洪流,轮回着一年又一年的人间中秋,月缺又重圆,但凭岁华增添,思念叠成席席华锻,装满记忆的封箱,珍藏着我含辛茹苦的哀哀父母,珍藏着我故乡斜阳下的袅袅炊烟。

如水的秋月,渐渐绕过记忆里的柳树梢头,村外坑塘里的蛙群对鸣着回不去的昨天。时值中秋,怀着这满腹的幽幽思念,一并对美好明天的愿望,我提起了笔


月如盘

如坐守的灯盏

照亮着故乡

四季更迭的村田


月至圆

如高悬的银盘

装下了满满的怀缅


月常皎

皎洁着美好的明天

与母亲不朽的思念


微信图片_20210921114319.jpg


ecf4bd767535963ca97d2d9f7d7e63a.jpg